非洲版阿甘,在阿里呆一周后做出疯狂决定

时间:2017-12-02 10:55:26来源:超值吧淘宝优惠券  阅读:(35)收藏复制地址
转载:

萨缪尔·吉丘鲁站在楼道口等电梯。叮咚一声响后,身着西装、系着蓝色领带的马云出现在他面前:“你好啊萨缪尔,很高兴见到你,我可是听说了很多关于你的事迹了。”“老天爷,那简直是我人生中最尴尬的时刻,”萨缪尔至今回忆起来都忍不住大笑,“我知道他要来,但不知道他来得那么准时。那时候我准备好

萨缪尔·吉丘鲁站在楼道口等电梯。叮咚一声响后,身着西装、系着蓝色领带的马云出现在他面前:“你好啊萨缪尔,很高兴见到你,我可是听说了很多关于你的事迹了。”

“老天爷,那简直是我人生中最尴尬的时刻,”萨缪尔至今回忆起来都忍不住大笑,“我知道他要来,但不知道他来得那么准时。那时候我准备好的词儿全忘了,完全想不出来该回什么,难道说‘嗨,杰克,我也久仰你的大名’吗?”

萨缪尔是肯尼亚最大的创业孵化器Nailab的创始人。今年7月19日,马云作为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青年创业和小企业特别顾问到访肯尼亚。他的出现给纳里亚布带来了一个大惊喜——除了孵化器的管理团队之外,驻扎在这里的创业者们都不知情。那天,马云与Nailab的年轻人们坐在一起对谈,周边的创业公司人员闻讯也前来旁听,十分钟后就把整个会议室堵得水泄不通。

萨缪尔向马云赠送非洲小象的领养权

交流结束后,萨缪尔把一头非洲小象的领养权送给了马云。他对马云说,今天非洲的小企业和创业者就像刚刚出生的小象,希望马云带来的互联网思想能够帮助他们成长,终有一天,他们会成长为大象。

四个月后,萨缪尔才知道小象的预言正在一语成谶。那一天也成了他人生转折点的伏笔。

电商才是非洲的未来

11月,阿里巴巴集团B200计划与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联合发起的“互联网创业者计划”首期培训班启动,来自非洲7个国家的24位创业者从700多个申请者中脱颖而出,他们在阿里巴巴杭州总部参加了为期两周的游学课程。当过“红娘”的萨缪尔也受邀跟随这个创业者团来到中国。

参观游学的行程被安排得满满当当,加上杭州初冬连绵的阴雨,这群常年生活在温热地带的人们难免感到不适应。作为其中最年长的一位,70后的萨缪尔却总觉得自己“虽然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把体能提到极限,但还有精力花不完”,无论睡前多么疲劳,次日清晨一定能满血复活。在密集的高管和核心业务人员授课、支付宝和菜鸟工作地参观、商家交流、城乡实地探访中,每当萨缪尔觉得眼前的东西已经够让他印象深刻时,总有更具冲击力的新鲜内容接踵而至。

听白牛村电商服务中心工作人员讲解山核桃带给这里的机遇

11月15日,参观完阿里巴巴商学院及其中的大学生创业孵化器后,萨缪尔迅速做了一个决定:Nailab孵化器不做了。

阿里巴巴商学院提供的课程紧随业界步调、具有前瞻性,且授予学生的职业技能实践性极强,同时,学生在商学院有充分的机会学以致用,自己开公司做电商、物流等领域的创业。这种教育理念也贯穿了浙江本地的职业教育院校、依托于阿里巴巴生态成长起来的进出口贸易公司、第三方代运营商、菜鸟网络产业园区等机构的人才培养策略,几乎家家都会定期为员工或学生提供培训,使得最新、最实在的经验和方法可以迅速投入到他们未来的工作之中。

“马云到访内罗毕是上天赐予的礼物。”萨缪尔说,他原本以为在内罗毕和马云交流已经足够惊喜,而直到亲自来到中国才“真正被震撼了”。“我看到了他的工作是什么样的,看到阿里巴巴商学院培养出来的大学生都如此优秀——当时在Nailab和他对谈时,有人说‘我们交易量还挺好’‘我们融了两百多万美元’,而阿里巴巴商学院的学生已经有1000万美元的营收了,这还不是筹措来的钱,是实打实挣来的钱。”

萨缪尔决定改做电子商务培训中心,理由是作为帮助创业公司成长的机构,孵化器效率不够高。而电商门槛低、好上手,便于中小企业快速切入。非洲年轻人创业,融资是个“老大难”问题。当地有一些欧洲或美国的风险投资,但通常出手谨慎,投资兴趣也不在中早期项目,而中国做电商创业的学生揭示了只要找准目标市场、卖对东西,甚至不需要天使投资,自然就能赚到第一个十万元或百万元,而同等数额的资金在内罗毕只有最好的创业者才有机会得到。同时,许多以亿甚至十亿衡量营收的成功故事证明了电商中小企业规模化的可能。因此,他认为电商是非洲的未来所在。

这个决定不出意外地遭到了反对,萨缪尔和团队的越洋电话会议一直打到凌晨两点,最终,他以辞任CEO为代价终结了这通电话。有的创业伙伴觉得他疯了,搞不清楚他究竟想干什么,唯一达成的共识是:“未来不是我们看到的那些过去”。

让有梦的年轻人改变国家

2010年,在肯尼亚连续创业几次的萨缪尔打算到美国旧金山去闯荡。他在那里一个人都不认识,误打误撞地走进了孵化器公司Y Combinator,这里曾是Dropbox和Airbnb的摇篮。更巧的是,萨缪尔在大厅遇到了Y Combinator的创始人、大名鼎鼎的保罗·格雷厄姆,在和格雷厄姆聊了一小时后,他突然感到自己这趟美国之行的目的错了。

萨缪尔边收拾东西准备去机场,边给母亲打电话。这是他18岁以后头一回觉得需要跟母亲交代一下自己想做什么。

“妈妈,我觉得我在旧金山呆得不好。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我需要回家。”

母亲似乎预感到了他要做点什么冒险的事。

“柳暗花明只会发生在那些你没做过的事情上,萨姆,而不是那些你做过的、你熟悉的事情上。只要想明白了,就去做吧。”

然后,萨缪尔回到内罗毕创立了Nailab。

马云访问Nailab

经过几年的打拼,Nailab成为肯尼亚最知名的孵化器之一,这也是它当初吸引马云到访的理由。放弃自己一手创立的明星孵化器,萨缪尔不是不心疼,也不是不知道这个主意有多鲁莽。他坦言自己现在已经快40岁,身后有妻子和3个孩子,试错成本没有年轻时候那么低了。但他仍一意孤行:“我现在做这件事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很多人。我的愿景是不断地投资年轻人,通过年轻人来改变我们的国家和大洲”。

他说,即便用最功利的说法来解释,这个愿景也势在必行,至少他希望自己的孩子未来能有一个更安全的环境,不会因为有玩具自行车骑就被同龄的小孩扔石头。“我一直梦想着肯尼亚成为一个更开放的国度,年轻人抛却戾气,充满希望,社区之间的围墙都被推倒,变成连通人们的桥梁。”

现在,阿里巴巴商学院给了萨缪尔帮助更多人圆梦的灵感。在肯尼亚,应届大学生求职难、赚钱难,许多前来Nailab寻求帮助的大学生在职业技能和职业规划上完全没有做好准备。萨缪尔认为,传统的商科课程大多是基于传统行业的需要而设计的,并不适合新经济。阿里巴巴商学院的思路截然不同。按照他的理解,创业公司最需要了解的知识应该是你要卖什么、怎么卖、卖给谁、卖到什么地方去、现货有多少、库存怎么周转、店铺怎么抓流量,然后用研究和数据分析来找出解决方案。

没人做过电商培训中心,老师从哪里来?萨缪尔乐观地表示,今天的创业者就可以成为明天的师资。以“互联网创业者计划”的成员为例,他们将在中国学到的知识投入到实践中后,只要产生成效,都可以成为最好的培训案例与受训者分享,即便是摔跤得来的教训也同样有意义。

这已经不是萨缪尔第一次做疯狂的事情。2016年3月,一个叫塞弗林的肯尼亚女孩在Facebook上火了,原因是她把自己的照片用Photoshop加进了各种从网上搜来的中国风景名胜照片里,包括天坛、长城和黄山等,假想自己去中国旅行了。

那些照片招来了无数嘲讽。萨缪尔偶然翻手机时看到了新闻,决定帮这个女孩儿圆梦。他联系使馆询问是否能提供护照,求在中国的朋友想办法给这个姑娘借宿几天,又从几个富有的朋友处软磨硬泡,给塞弗林众筹了一笔去中国旅游的资金。这个计划影响迅速扩大,嘲讽者的声音渐渐低下去,众筹的金额越来越高。在萨缪尔的帮助下,塞弗林终于实现了她向往的中国之行。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帮她吗?因为她就是20年前的我。”

20年前,萨缪尔每天清理污水管道,把里面的秽物用小车运出来倒到卡车上,日复一日,身上带了一股挥之不去的恶臭。这是19岁的他唯一能够找到的工作,只有这样拼命打工才能挣够上大学的学费。

Nailab孵化器管理团队,左上为萨缪尔

萨缪尔出身在一个生活清苦的肯尼亚家庭。儿时不理解什么叫贫穷,唯一清晰的认知是醒着饿、躺在床上也饿。他还记得,小的时候身体弱,肺部经常感染,给他做治疗的那位医生格外善良和耐心,“对所有人都一样好”,因此,萨缪尔童年的梦想一直是“当个对所有人都很好的医生”。而后来梦想没能实现。因为打工只挣够了大学第一年的费用,第二年,萨缪尔辍学了。

“很多嘲笑塞弗林的人可能一辈子都没走出过自己生活的村子、甚至没有护照,可是为什么嘲笑她呢?因为她看起来不够酷,英语讲得很蹩脚,还是因为嘲笑别人能给自己一点自我安慰?”萨缪尔说,他理解人深陷于绝望和无助时的心态和纠结,以至于在出去洗车时,经常觉得恍如隔世,因为他一度以为自己的未来就是成为一个洗车工。

辍学之后,萨缪尔做过电话销售,创立过电子设备公司,从许多个外人看起来荒谬的白日梦里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而我们每个人心里的那个愿景,就是个PS过的自己想要成为的样子,不是吗?我这么做是想告诉人们,你可以做梦,梦是会成真的。”

文/ 天下网商记者 张晨

标签:

淘宝优惠券

扫描二维码打开

周一至周六

9:00-22:00                  

超值吧淘宝优惠券  粤ICP备16089760号  Copyright © 2016 - 2017 https://www.cz8.com/ All Rights Reserved